• 中文
    • English
  • 注册
  • 友趣吧 友趣吧 关注:12 内容:53

    睡觉走错房间,我的婚姻完了,从此只敢住一楼(二)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当前位置: Hi趣社区 > 友趣吧 > 正文
    • 友趣吧
    • 睡觉走错房间,我的婚姻完了,从此只敢住一楼(二)

      他叫范东东。

      许慧第一次见他,是在方齐组的小饭局上。

      饭局只有四个人。

      许慧坐下来五分钟,就知道想请饭的不是方齐,而是他的女朋友。

      饭桌上,敌意是明晃晃摆出来了。

      女孩一边挽着方齐的胳膊宣誓主权,一边拼命撮合许慧和范东东。

      场面几度尴尬几度冷。

      其实许慧理解那个女孩。毕竟,自己和方齐的关系太深了。人家防自己,也防得有道理。

      散场的时候,方齐的女朋友站在饭店门口说,东东,你送送人家嘛。

      许慧刚想说,不用了。

      但脑子一转,送佛送到西,于是转头对范东东说,坐我车吧,咱俩还能聊聊。

      方齐暗中对她点头致谢,许慧无声笑纳。

      那天范东东在车上说,真羡慕你和老方,真正的知心朋友。

      许慧笑,没答。出了饭局,许慧不太想装热情了。毕竟,她不想范东东误会。

      可是范东东这个人,有种贱兮兮的自来熟。

      隔了一会,他说,你以前是开公交的吧?

      许慧怔了一下说,谁说的?

      范东东说,开车不能说话,那是公交司机的纪律呀。

      噗,许慧忍不住笑了。

      02

      范东东是吉林人,大学考在了兰州,几经辗转,到了上海。

      用他的话说,前半生都在给自己找个落脚的地方。

      他和许慧同龄。可看起来,要比许慧年纪大,主要是褶子多。

      范东东毕业后,进了国企,但是干了一年,实在受不了那种沉闷又谄媚的气氛。

      于是顶着全家的反对,辞职了。

      范东东主要做文娱方面的,先去了北京,后来又去了长沙,给人家当枪手,做助理。

      对了,范东东还在横店混过。

      最穷的时候,跟着朋友跑龙套,在某个大咖云集的电视剧里躺过尸。现在他在一家搞网络视频的小公司里做编导。

      说起来,人生真是丰富多彩,但在世人眼里,过了三十五岁,还没房没车,讨不到老婆,就是一无所有加一事无成。

      范东东说,我都不敢回家。回去,我爸就说我是废物。

      可是呢,许慧还挺喜欢和这个“废物”聊天的。

      她现在知道为什么方齐说范东东挺有意思了。

      因为他这个人,真实,还可爱。

      范东东说自己没有大本事是真的,但没有机遇也是真的。这两样得其一,便能得半个天下,可惜他一样都没得到。

      许慧问他,那你放弃铁饭碗后悔不?

      范东东笑了,说,后悔个毛啊,人生无悔知道不?

      一句人生无悔,许慧觉得范东东活得很通透。

      她喜欢跟他瞎掰扯。

      03

      其实,许慧能和范东东聊到一块,还有个原因,他们不在一个城市。

      有时候,不面对面说话,才更容易做朋友。

      午休了,下班了,吃早饭了,想找个人说话,许慧就在微信上聊两句。

      范东东几乎24小时超长在线。他说,干我们这行,没个时间点的。

      那年年底,周总那边突然出事了。

      他投资了一个大项目,合伙人出了问题。赔钱事小,吃官司事大。

      许慧急忙赶回了呼和。

      周总真是一夜间老了,精气神全没了。但是他人倒还镇定,可能也真是年纪大了,有些事懒得在意。

      他拍着胸脯说,我这辈子刚直不阿,怕什么?没做过就是没做过,法院判我坐牢我就去坐。

      周总的老婆哭得差点晕过去,这个年纪,进去了,怕是出不来了。

      许慧为了周总,上上下下跑了大半年。公司关了,资产拍卖抵债。老部下们作鸟兽散,陪着她跑的,只有周小乐。

      有一次,他们去跑关系找人,等了一下午,都没见到。

      周小乐气得跳脚,嘴上骂,什么东西!以前见我爸都排不上号!

      许慧说他,此一时彼一时,你都多大了还任性。

      这一年,周小乐刚好30岁,第一次体会到什么兔死狗烹,人走茶凉。

      忽然,他就哭了。

      像17岁那年,许慧毁了他电脑一般,委屈的哭了。

      许慧拍了拍他的肩,以示安慰。

      周小乐转过身,抱住她,把头埋在她肩上,哭得更凶了。

      许慧浑身鸡皮疙瘩起了一遍,却没把周小乐推开,反而伸出僵硬的手,拍了拍他的背。

      04

      有时候,许慧挺感谢周小乐这个拥抱的。

      这些年里,他是她惟一忍耐下来的男人。

      也许因为在她心里,周小乐一直是个孩子。孩子是纯真的,大人,才会有龌龊的一面。

      其实,周小乐这些年还蛮上进的。

      但身为公司“太子爷”,谁不暗中护着他。

      大风大浪的项目是不会让他碰的,顺风顺水的才会交给他。

      生意场上没受过什么委屈,内心难免膨胀。

      直到这一年,才算真正挨了人生的第一棒。

      而感情上,说他是“花花公子”一点不冤枉。

      年少多金,想不花心都难。

      去年才算正经谈了一个女朋友。名校毕业,国企高职,家世好得很,只是周家这边刚爆雷,那边就发来了分手信。

      寥寥数字,各自安好。大概是摸过底了,周家这次翻不了身。

      周小乐气前女友的势力,但心里不会觉得疼。

      说起来,他身边来来往往的女人这么多,真正给过他痛的,只有许慧。

      她是他心底的白月光。

      05


      周家的这场风浪,还算比较体面的收了场。

      毕竟到了那个层次,手里多多少少还是有些料。

      周总刚正不阿,许慧可不是吃素的。

      这些年积攒的本事,不算少。威逼利诱,软硬兼施。

      求人不行,她便放出话,钱赔多少都可以,人不能进去。要不然,扯破脸谁都是一身骚。

      人性使然,到底还是怕不要命的。

      判决出来那天,周家请许慧吃饭。小小家宴,周总老婆下的厨。

      周总举起酒杯,说,小许,辛苦你了,给我保下这套房子,不用老无定所。

      说着,便哽咽了。

      许慧咬了咬嘴唇,说,以前你是高高在上的周总,我不敢高攀。不过现在能说了,我从小没爸妈,你在我心里,就是我爸,这里就是我的家。我哪能眼睁睁看它毁了呢。

      一席话,说得周总老婆跟着湿了眼眶。

      周小乐见缝插针地说,那你就留下呗。你能力这么强,咱俩好好干干,东山再起。

      许慧摇了摇头说,以后这个家就要靠你啦。

      周总老婆看着儿子眼里灼灼的目光,其实是有一点后悔的。

      想当初,要是把许慧收做儿媳,今天家里怕是另一番光景了。

      但是许慧看周小乐的眼神,让她死了这条心。

      许慧对周小乐,大抵真的只有姐姐对弟弟的怜爱,而没有男女之间的怦然心动吧。

      家人比爱情更长久。

      周总老婆是过来人,她想着,总有一天小乐会明白的。

      06


      离开呼和那天,仍然是周小乐送许慧去的机场。

      这些年,他已经比许慧高出一个头,也越来越人模狗样。

      不知道是因为机场太喧哗,还是机场容易滋生离别的气氛,周小乐看着许慧,还是不死心地冒出来一句,真的不能考虑下我吗?

      许慧敲了敲他的头,说,我是你姐啊,是一辈子都不会走散的家人知道吗?照顾好你爸你妈,他们老了,需要你。

      周小乐点头,说,好。

      转身的时候,一个大男孩,却哭了鼻子。就像17岁那年一样委屈。

      许慧的眼里,总有淡淡的忧伤。可她的心,从来没真正对他打开过。

      他想守护她,却没有机会。

      可能这辈子都不会有机会。

      07


      回南京之前,许慧先去了上海。

      毕竟人脉都在华东,给周总收尾时,许慧就投了些简历。有家不错的公司,请她过去面试。

      于是顺便,许慧去看了范东东。

      其实这一年最难熬的时候,都是范东东陪她过来的。

      大晚上的,心烦睡不着,就在微信上,喊范东东给她讲个笑话。范东东不愧是资深龙套,讲起笑话来声情并茂。

      他知道,许慧肯定是遇到麻烦事了,但从来都不问。

      朋友之间,所谓知心就在这里了,不是什么心事都去问的。

      许慧到了上海,范东东大呼惊喜。 

      两个人见了面,吃了饭。范东东送许慧回酒店时,把她送到大门口,没进去。

      他说,我是有想法的,你懂吧?

      许慧点点头。

      范东东又说,但是我觉得你没准备好,所以,先撤了。

      上海的冬天有些湿冷,许慧看着范东东的背影,心里升起淡淡的暖意。

      这种感觉,真的有点久违了。

      08


      那时已经是2016年,抖音都出来了。

      短视频的风口,终于让范东东分到了一小勺羹。

      他这个讲笑话的本事,写长剧不行,但写短视频正合适。

      小才加机遇,跃跃欲试。

      他组了个四人小团队,三四天一个本子,什么受气媳妇儿反杀老公婆婆了,什么洗碗小妹是大佬出逃的千金了……

      总之什么俗他整什么,什么搏眼球他拍什么。

      许慧问范东东,你在抖音叫什么啊?发我看看。

      范东东说,不行,丢人,谁都能看,不能给你看。

      许慧笑他,还怕我不知道你是个大俗人啊。

      那时候,许慧已经在上海了,还和范东东做了邻居。因为房子是范东东帮她找的,在同一个小区。

      搬家的时候,范东东过去帮忙打扫,撸胳膊,挽袖子,弄完像个家了 。

      许慧眼尖,看见他胳膊上有一道一道的旧伤疤。

      看来,也是个有故事的人。

      范东东见她看到伤疤,也没隐瞒,扬了扬手臂说,爷儿们不?我以前可是道上混的。

      许慧噗地一声笑出来,不想说破。

      09


      后来,再提起这个事,就是圣诞夜了。

      情人们看电影,单身狗们喝酒。范东东叫上许慧和朋友去酒吧玩。

      后来就喝多了,有新朋友问起范东东的胳膊。范东东又开始他的“黑道论”。

      许慧在一旁,醉熏熏地挥手一砍,范东东下意识地抬手一挡。许慧收回手,又在自己的胳膊上一划。

      别人都没明白什么意思,范东东却愣住了。

      后来,许慧去洗手间,范东东跟着就过去了。

      他把她堵在角落里,问她,你怎么知道?

      许慧比了比说,别人砍的,刀口深的在里侧。自己割的,刀口深的在外侧。

      她用手指,一下一下戳着范东东的胸口说,这里是有多疼才不在乎皮肉苦啊。

      于是那个整天嬉皮笑脸的范东东被她戳哭了。

      没办法,有些故事,艰难的时候用来励志。舒心的时候,却变成了永久的伤。

      因为活得越是优越,越是悔恨曾经的失去与错过。

      1010

      在横店那两年,是范东东最难的两年。

      那时候,他有个女朋友。小镇女孩,艺校毕业。

      日子是真的穷,但爱情闪着光。他们每天窝在昏暗的小旅馆里,做着各种出名发财的梦。

      说实话,许慧听到这里,好怕那个女孩死了。

      事实上呢。

      只是一场群演戏。大冬天的,女孩被泼了一身的水。后来感冒了,舍不得去医院,没钱,随便买了药。

      十天后,发展成了肺炎。之后女孩越咳越厉害,再也挺不下去了。

      打电话给家里,被接回了家。一年后,女孩嫁了人。

      出嫁的前一天晚上,她给范东东发来最后一条短信,就当我死了。

      后来,范东东去找过她的。

      看见她坐在院门口,大着肚子扒豆角。也不知道是她妈还是婆婆在训她。范东东没敢出声叫她,转头就跑了。

      因为那个画面太残酷了,他接受不了。

      然而比这更残忍的是,不久后,女孩难产,大人和小孩都没保住。

      每次想起来,范东东的心就疼得像要裂开似的。

      他一遍遍地说,那时候我但凡有一点钱,她都不会这样。我宁愿她出了名,抛弃我,也不想她是这个结局。

      那是范东东人生的低谷,他没法原谅自己。最难过的时候,就自残,用了很多年才走出来。

      其实,范东东写了那么多小女人翻身变大女主的段子,心里都是在圆一场未尽的梦。

      11

      许慧不知道要怎么说。

      心病这个东西,最好的药,可能是同病相怜。

      你看见某个人深藏的痛苦,自己苦痛的内心,就会得到一点平衡。

      虽然这么讲不太好,但许慧真的在范东东身上,找到了一丝慰藉和一种莫名其妙的安全感。

      她觉得,这个男人是好人。

      就像许多年前,她觉得周总是个好人。

      许慧也和范东东讲了自己秘密。

      那是她离开家十几年,第一次和别人说这些。

      两个人互换了心事,仿佛达成了某种微妙的补偿。

      第二天,范东东来找许慧,向她表白。

      他本来想昨天就要说的,但不想许慧觉得他是酒后乱语。

      所以非常郑重其事地,买了一束花,非常正式地问她,能不能做他的女朋友。

      范东东还很认真坦白了自己的情史。

      他有过几个女朋友。甚至说了朋友带他做过一次大保健。

      他说,当时我进门就吓跑。别看我平时这个吊儿郎当的,其实有心理洁癖的。

      许慧也说了自己,最破格的,就是让方齐抱一下,结果给了他一巴掌。

      范东东忍不住大笑。他捂着脸说,要不,我先让你抱一下试试?轻点打啊。

      许慧被他气笑了,她说,咱们慢慢来吧。

      但范东东还是一把抱住了她。

      她在他的怀里,闻到了爱情的芳香。有些往事,可能真的翻篇了。

      12

      其实,心结打开了,一切都不是难题。

      许慧和范东东,先牵了手,又接了吻,然后上了床。

      一切浑然天成。

      再后来就有了结婚生子的想法。

      这些年,许慧错过了太多人世间的美好,她想尽可能一点点地补起来。

      2018年,许慧和范东东结婚了。

      婚礼很小,只叫了熟人。方齐来了,这个大媒人,不能少了他。

      周总一家也来了,毕竟他们就是许慧的娘家人啊。

      周小乐见到范东东,无比嫌弃地对许慧说,你怎么找了个沙皮狗啊,一脸褶子。

      许慧披着白色的婚纱,笑着说,少嘴贱,叫姐夫了没?

      周小乐说,我才不叫呢,给多少红包我都不叫。

      许慧给了他一拳,他就嘻嘻哈哈地跑了。然后在现场以家人自居,忙前忙后的张罗。

      说实话,许慧没想过,自己生命中最重要的几个男人,都出现在了她的婚礼上。

      他们是朋友,是亲人,是爱人,悄悄治愈了,那个残渣留在她心底的伤。

      婚礼现场,许慧哭花了妆。

      只是许慧可能永远都不会知道,台下的周小乐,哭得比她还厉害,像个丢了糖果的孩子。

      也是在那一刻,他才真正明白,这世间并不是所有的事都能得偿所愿。

      譬如爱过许慧这件事,从此只能闭口不提。

      要幸福啊,范太太。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官方圈子

    • Hi趣官方
      Hi趣官方
      发布公告、通知、投票、活动及对违法违规用户进行举报等Hi趣社区官方信息。
    • 圈主交流
      圈主交流
      各圈子大小版主问题、信息交流
    • 留言板
      留言板
      社区用户发布建议、问题反馈等
    • 管理中心
    • 轮播广告位招租中……

    • 做任务
    • 实时动态
    • 聊天
    • 我要举报
    • 偏好设置
    • 帖子间隔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