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文
    • English
  • 注册
  • 查看作者
    • 凌晨5点,我家的贱骨头又溜出门了,我一边恨一边抹眼泪……

      凌晨5点,我家的贱骨头又溜出门了,我一边恨一边抹眼泪……

      不知道大家是否有同款父母,退休后最大的乐趣就是省钱。

      那种为了一斤鸡蛋,可以天不亮就去排队的省。

      为此,我跟爸妈吵了再吵,但最后,失败的居然是我。

      而且,输得心服口服。

      我和爸妈的战争,发生在他们退休之后。

      自从他们赋闲在家,感觉比上班时还忙。

      每次打电话,十有七八不在家里,而是在外面疯狂购物。

      千万别以为他们终于想开,开始真正享受生活了。

      恰恰相反,哪怕是为了买瓶酱油,他们也不惜花上大把的时间,把各大超市逛个遍,从中找到折扣最低的。

      最令我头疼的是,从前上班时,他们还关心天气预报,看看新闻联播。

      退休后,他们整天四处转悠,只接那些超市打折的广告宣传单。

      然后,戴着老花镜,横向纵向比对,各种口算心算之后,拎着小布包出门去“血拼”。

      有一次,两人走得匆忙,没带购物袋。

      为了省掉那两毛钱的塑料袋钱,两人急中生智,一个在超市等候,另一个跑到学校门口,从那些派发校外培训宣传单的人手里,领了一个袋子回去。

      我妈跟我打电话时,开心地向我汇报着他们的机灵。

      那语气,仿佛不是省了两毛钱,而是赚了一个亿。

      一个周末,离家8站地的生鲜超市开业。

      为了招揽顾客,开业当天免费办理会员卡,每张卡送十枚鸡蛋,先到先得。

      为了那二十枚鸡蛋,爸妈凌晨6点起床,坐最早一班公交车去领福利。

      领完后,两人又倒了两趟公交车,送到了我家。

      他们来到时,我们一家三口刚刚起床。

      春寒料峭的时节,看着爸妈冻红的鼻头,和他们送来的“战利品”,我很恼火:“天还这么冷,你们要是冻感冒了,哪多哪少?谁家缺这二十个鸡蛋?”

      可他们呢,似乎根本听不进去我的抱怨与心疼。

      依然兴高采烈地讲述一大早的遭遇:“如果出门晚两分钟,就赶不上最早那班公交车了”,“幸亏带了马扎,不然腿真要站麻的”,“那几个排在最后面的,就没领到,这一大早的,白挨冻了……”

      “这么辛苦,为什么还要去呢?”我忍无可忍的打断了他们。

      可是,两人一边往冰箱里装鸡蛋,一边异口同声地说:“你不懂。”

      是的,我真的越来越不懂他们了。

      两人加在一起,每月的退休金有七八千块,但这收入跟他们的生活水平根本不成正比。

      买衣服不能超过100元,我给他们买的品牌衣服,常年藏在柜子里,说等有合适的机会再穿。

      然后,一年也不见他们穿一次。

      好几次带他们出去逛街,我强行让他们把新衣服穿上。

      结果,两人一到家,忙不迭地把新衣服脱下,然后还吐槽:“衣服那么贵,穿在身上怕刮怕脏的,喘气都不自在。”

      再后来出门,他们直接拒绝穿那些“体面”衣服,继续穿他们寒酸的“老三件”。

      以至于每次带他们进饭店时,服务员都会多问一句:“请问三位是一起的吗?”

      再就是带他们去逛街,但凡稍稍贵一点的地方,他们一问价,服务员就会爱搭不理,他们碰过的东西,也丧着脸重新整理一下,言外之意:就知道你们不买,问什么问?碰什么碰?

      说实话,每当这个时候,我是很讨厌那样以貌取人的服务员,但也很不理解爸妈何必把自己扮得如此穷酸?

      谁有粉不往脸上擦?但我根本说服不了他们。

      他们永远有自己的理由,和根本不肯改变的执拗。

      一方面,他们克己节俭,但另一方面,他们这样什么便宜买什么的囤积,其实是巨大的浪费。

      爸妈现有住房是120平。

      在我记忆里,我们家一直是干净整洁的。

      但自从他们退休后,家里反而变得无秩序了。

      每次回去,看着所有角落都堆满了东西,我的心也塞得死死的。

      平时只有两个人吃饭,可是,光大米白面就有上百斤。

      而且,烧饭经常忘记按下按钮的老妈,在这方面表现出超好的记忆力,这袋大米是充值送的,那袋是特价买的,那袋白面是积分换的……

      还有卫生纸、面巾纸、牙膏牙刷,用我的话说“感觉能用一辈子了。”

      至于冰箱里,简直是一个微型肉联厂。

      明明一顿饭只吃几片肉的两个老人,冰箱里却装满各种各样的特价肉。

      有时候,我真怀疑他们是不是欠了什么巨额债务,需要如此精打细算的过日子。

      2019年9月,我好说歹说,才说动他们报了“夕阳红老年团”,去心心念念的西安玩一圈。

      在机场进安检时,我妈把我叫到一边,小声地说:“闺女,我和你爸的银行卡在床头柜里,密码是你生日,万一我们有什么事,一切从简。那些钱,是留给你和你弟的。”

      然后,她把我拉得离她更近一些,神秘而开心地用手指比划了一个数字:“整整这个数呢。”

      我一听就火了,用高了一分贝的声音对她说:“能不能说点吉利话?我是送你们出去玩,胡思乱想啥呢?”

      我妈嘿嘿一笑:“以防万一嘛,到了我们这个年纪,一切皆有可能。”

      那天,我把爸妈连推带拉地送进了安检,看着他们进去才离开。

      可是,从飞机场出来,一个人坐在车里,我突然就泪崩了。

      想想他们平日里一分一分地省,但为我和弟弟,却几万几万地攒。

      那句话说得很对,如果父母还过得很苦,那我们长大还有什么意义?

      我一边哭,一边把这句话发到我妈微信里,并叮嘱她:“到西安好好玩,别不舍得花钱。”

      我妈秒回:“当父母的,天生贱骨头,心甘情愿!我要关机了。”

      我天真地以为,让父母见识更大的世界,接触到那些生活极为潇洒的同龄人后,他们会有所改变。

      可谁知,从西安回来后,他们居然表示以后再也不出去旅游了。

      那些风景真的到实地去看,还不如在电视里漂亮。

      而且,在外面吃不好,睡不好,简直就是花钱买罪受。

      我默默听着,心里很绝望。

      气咻咻地说了一句:“你俩呀,就是心穷,没救了。”

      然后,话还没说上几句,我妈就惊觉到家里的不对。

      她用几乎是被抢劫般的语气问我:“你把我们的东西都扔了?”

      是的,趁他们去旅游,我请了家政,把爸妈的房子进行了彻底的大扫除。

      你能想象吗?硕大的冰箱里囤积了大量超市打折食品,光是冻丸子就有七八袋。

      更难以容忍的是,整体衣柜里,塞满了长年不穿的衣物,有些毛衣已经脱线了,依然不肯扔掉。

      而家里但凡可以塞东西的角落里,都塞着各种塑料袋、尼龙绳,购物袋……

      那个家政阿姨整整打扫了一天,家里前所未有的清爽利落。

      我本想以此给爸妈一个惊喜。

      谁知,我妈发现不对劲后,各种追问:“那瓶醋哪去了?那件衣服那么新,怎么就扔了?那些购物袋都有用,你扔了以后我拿什么装东西……你这是调虎离山……你太过分了。”

      说到最后,她居然要去楼下垃圾桶找我丢掉的东西。

      那天,她连晚饭都没有吃,并且在接下来的一个星期内,都拒绝搭理我。

      后来,老公出差,我请他们来我家帮忙接接孩子做做饭,他们才肯跟我讲话。

      爸妈来我家后,把他们的节俭作风也带了过来。

      用小的肥皂头,装进旧丝袜里,还可以用很久;餐桌上,他们不停地给我和女儿夹肉夹海鲜,但他们就吃那些便宜的素菜,还美名其曰:养生。

      他们来之前,我们家的冰箱里也就几颗鸡蛋和一点点肉,但不出两天,他们就把里面装满了。

      目测那些鱼蛋肉,够我们一家三口吃一个月。

      看着那一拉开门,东西直往外掉的冰箱,我哭笑不得。

      父母走到哪里,就把强大的囤积能力带到哪里。

      更可气的是,那天下班回家,我发现家里多了一个白色塑料桶。

      我爸说,这是你隔壁栋装修不要的,放心吧,已经刷干净了,把平时洗菜、洗衣服的水攒下来,可以冲马桶。

      还说:“你们年轻人不是天天提倡环保,节约用水嘛。”

      望着那只格格不入的大塑料桶,我还是没控制住自己的脾气,拎起桶就下了楼。

      本来想扔进小区的垃圾箱,但想着他们一定会捡回去,于是,我出门把它扔到了大街上的垃圾桶。

      因为这件事,爸妈又生了我的气,提前回了自己家。

      我也没挽留,反而说了气话:“回就回吧,回去你们爱怎么买,怎么堆,我也不管了。”

      然而,气话归气话,到了周末,我还是不放心他们,又回了家。

      晚饭后,我们仨出去散步。

      想着父母爱钱如命,我突然想逗他们开心一下。

      于是,故意快走了几步,趁他们正看公交站牌时,从兜里掏出二百块钱,悄悄扔在地上。

      是我爸先发现的。

      两人的第一反应是,这是不是骗子设下的陷阱,可是,已经很晚了,四下无人,并不像什么套路。

      他们迅速捡起钱,还问我:“是不是你掉的?”

      我说:“谁现在还揣现金。”

      我以为这样说过之后,爸妈肯定就顺理成章地把这钱留下了。

      想想,平时买瓶酱油省两毛钱都高兴半天的人,一下子捡到两百块,怎么也可以开心好几天吧?

      但事实证明,我又错了。

      拿着那捡来的钱,爸妈东张西望,各种嘀咕:“年轻人都不揣钱了,那肯定是岁数大的人掉的,这得多闹心啊。”

      “那咱等一会吧,没准丢钱的人能沿途找回来。”

      然后,两个人就站在原地,左顾右盼地等“失主”,推测着失主发现丢钱后的焦急,商讨着万一等不到,这钱该怎么处置?

      而此时的我,心情很复杂。

      是的,我还是小看了我的爸妈。

      他们虽然买东西图便宜,但,他们绝不占便宜。

      那天的恶作剧,最终以我的坦白而告终。

      爸妈怪我考验他们,气冲冲地将我甩到身后。

      好在,路过一家水果店正做夜间大甩卖,爸妈忘了生气,大步流星地钻了进去。

      他们在一堆水果里挑挑捡捡,一边比较着原来的价格,一边问我想吃什么……

      他们唯一不算的,是吃不完烂掉会损失多少钱?而这些钱,完全可以买到适量的质量与口感都不错的优质水果呀?

      而这一次,我没有提醒他们。

      如果那是他们的快乐所在,我何必强行打断。

      就算这次成功阻止了,那下一次呢?

      第二天下班后,我在超市遇到一个阿姨。

      她排队买完一袋特价绿豆,送到超市外面相识的铺面寄存,然后再重新排队。

      如此反反复复,直到收银柜员都认出她来,说了她几句。

      阿姨并不服气:“你们说一次限购一袋,我又不是夹塞,凭什么不给我结?”

      走出超市,看着阿姨拎着那些绿豆很吃力的样子,我忍不住想起爸妈,想帮她一把,于是决定捎她一程。

      在送那个阿姨回家的路上,我问她:“阿姨,我爸妈跟你一样,你们就不知道累吗?”

      阿姨语重心长地说:“孩子啊,我们这一代人苦过穷过挨饿过,家里有粮,心里才不慌,而且我这些绿豆,也是给孩子们买的。”

      “还有啊,老了,不能赚钱了,省一分就是赚一分。”

      “还能省,还会算计,就觉得自己还有用,人要是没用了,精神气也就没了。”

      那天,把阿姨送到家后,看着她操劳又喜悦的背影,我心里热浪滚滚。

      看别人家的父母,才更懂自己的父母。

      那一刻,我开始重新思考爸妈的节俭与囤积。

      就像心理学家所说,我们没有经历上一代所经历的贫穷、饥馑、匮乏,没有像他们那样,为了吃上一顿饱饭而穷尽所有智慧和体力。

      他们疯狂的精打细算,是基因般的饥饿贫困记忆在制造危机意识。

      我们与父母之间,不是隔着一个时代,而是隔着一场基因的突变。

      事实上,在这个囤积旧物、辎铢必较的群体背后,是一代人的饥馑记忆,也是一代人被时代抛弃后的迷乱和无安全感。

      无情扫荡他们的生命经验,执着地要求他们按我们的意愿生活,其实何尝不是干预他们的生活,生硬地将他们带入我们的价值领域。

      当我们拒绝被父母逼婚催娃,讨厌他们对我们生活方式的指手划脚时,那么,我们应该首先停止对他们生活方式的粗暴干预。

      如果这样能给他们带来安全感,那么,在没有影响到别人的前提下,这何尝不是他们的权利与自由呢?

      又是一个周末,我陪妈妈去超市。

      为了包一顿饺子,她韭菜在市场里买,虾仁去了海鲜批发市场,而肉馅去了超市,因为当天打折。

      怕我不耐烦,她好几次小声地赔着小心:“要不你别陪我了,你先回家吧。”

      我挽了挽她的手臂,说:“老妈,你想怎么买就怎么买,我送你去。”

      闻听此言,我妈不可思议地看着我:“你没说反话?”

      我搂搂她:“当然没有,只要你高兴,怎么着都行。”

      那一刻,我妈高兴得像个被准许打游戏的孩子。

      而我也在心底彻底释然:小时候,父母宠我,现在他们老了,我也要用他们喜欢的方式,去溺爱他们。


      终有一天,我们也会变成贱骨头

      文章来源:抠脚萝莉

      作者:刘小念

      广东·珠海
    • 0
    • 0
    • 0
    • 108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文章页面广告位招租
    • 做任务
    • 实时动态
    • 聊天
    • 我要举报
    • 偏好设置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